湾区翼龙,动了CBA的蛋糕还是一面镜子?

湾区翼龙,动了CBA的蛋糕还是一面镜子?
翼龙队现在挖走的球员的确战斗力有限,但长此以往,CBA的明星球员迟早要到海外挣更多的钱,CBA将失去明星效应。这个夏天,对于CBA来说并不平静,而搅动风云的,不是CBA的球队,而是一支叫做湾区翼龙的球队,该队虽然刚刚成立,却财大气粗,已经签下了数名CBA球员,这样的举动在CBA掀起了一番波澜。据知名篮球媒体人苏群爆料,翼龙队的挖角行为,已经引发了一些CBA老总的不满。几乎与此同时,前山东男篮队长,如今身为球员经纪人的睢冉,发文抨击CBA的转会制度与管理者,那么,翼龙这支堪称在中国篮坛最火的球队,到底是动了CBA的蛋糕,还是CBA的一面镜子呢?湾区翼龙挖的都是什么人?实际上,别看翼龙队有超过一半的球员都来自CBA,包括曾在浙江男篮效力过的“香港邓肯”惠龙儿,其实真正能在CBA站稳脚跟的仅有刘传兴和朱松玮。除了刘朱二人,其他球员虽然有CBA的履历,但几乎都是打不上球的,比如司坤,在上赛季在山东男篮场均仅有1分钟的上场时间,纯属“打酱油”的角色;还有宋建骅,离开同曦男篮后,上赛季只混迹于NBL联赛。即便是刘传兴和朱松玮,也不是CBA球队的建队核心。刘传兴去年与青岛男篮未能达成一致,转而加盟布里斯班子弹队,在没有得到多少上场机会后,希望回CBA效力,又因为种种原因转投翼龙队,如果刘传兴是不可或缺的一员,青岛男篮能不为其开出顶薪留人吗?朱松玮也是如此,因为长相帅气,他刚进入CBA两年即收获无数拥趸,上赛季四川男篮也着力培养朱松玮。可是,朱松玮的表现并没有达到球队预期,要知道,之前被认为占了朱松玮机会的李原宇已经离队。因此,别看翼龙队如今声势浩大大肆挖角,但真正挖到的前CBA球员战斗力属实有限。CBA的工资制度问题在哪?但我们也要看到的是,通过翼龙队的挖角,CBA的工资制度的确有尚需完善之处。刘传兴和朱松玮的情况类似,两人都是因为俱乐部给出的续约金额太少进而出走。据悉,朱松玮在翼龙队的收入是税前350万,税后200万,而在四川男篮,续约之后很难达到年薪100万,运动员是吃青春饭的,趁着年轻多挣钱合情合理,哪里给钱多就去哪里,所以出走也在情理之中。如今CBA的工资制度,简单说来,就是只要给出顶薪,球员若是在CBA打球,就只能留在原来的球队,此前郭艾伦向辽宁男篮提出了离队申请,辽宁男篮很快开出顶薪强行留人,所以,郭艾伦要想在辽宁以外的队伍打球,唯有去海外联赛。而CBA之所以会制定这样的工资制度,就是为了保障俱乐部的利益,毕竟培养一名球员不容易,如果刚培养出来就被其他俱乐部高薪挖走,以后还会有谁愿意去培养培养?干脆都直接买人就行了。另外,因为疫情原因,CBA各俱乐部的运营举步维艰,保护他们的利益无可厚非。然而,这样的薪酬制度又的的确确伤害了球员的利益,顶级球员想挣得更多,其他球员又在年限和金额上被大肆压低,刚入联盟初期根本挣不到应有的薪水。一时间,CBA陷入了两难的境地,保障俱乐部的利益没错,但如果明星球员都离开了CBA,联盟又靠什么来吸引赞助商和球迷呢?正因为如此,给了翼龙队可乘之机。CBA的人才培养和转会制度,未来怎么办?翼龙队现在挖走的球员的确战斗力有限,但长此以往,CBA的明星球员迟早要到海外挣更多的钱,CBA将失去明星效应。其实问题去年就出现了,周琦因为和新疆男篮未能达成一致,转而到东南墨尔本凤凰队打球,郭艾伦前不久又提出离队,CBA不能同时失去这两个人,否则将会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失。前些年CBA各队给出的薪资待遇较高,球员们自然不愿意背井离乡打球,当时有一种声音就认为,CBA花大价钱养人,外援的溢价也很高,这就造成CBA球员少有在海外打球的情况,这不利于中国男篮整体水平的提升。但是现在,有CBA球员愿意到海外打球了,却又面临明星球员缺失的局面,这是管理者需要面临的问题,必须要平衡好俱乐部和球员之间的关系,尤其球员不能永远都没有选择权,完全可以给一个年限,既保证俱乐部的利益,又能让球员可以趁年轻多挣钱,那么,CBA究竟该如何改革呢?现阶段还没有答案。